期中习作

我以为的成熟,可以是深夜孤独时的默默忍受,可以是需要安慰时的淡舔心口。

总不能因为一两句话就乱了方寸。还是认不清自己

难得也把我唱哭的一首歌

故乡的谣

一首客家方言歌曲,带着一点闽南腔,倍感亲切。思乡不得归,待到清明时。

1/2